读书网 > 狐瞳 > 第056章 养祸害
  秦槐魉一边走,他的一双没有生气的眼睛就好像锁在了祖汐薇手中的掌门玉牌上。

  我伸手把祖汐薇挡在身后道了一句:“你想干什么,想听故事站在原地,我讲给你听便是。”

  同时我的拳头也是攥了起来,如果他敢抢祖汐薇手中的掌门玉牌,我就一拳头对着他的鼻梁砸下去。

  他可不是真想听故事。

  而我也想起了一件事儿,秦槐魉的那双眼睛可以洞穿人的内心,我小时候就深受其害,我的任何谎言都会被其一眼望穿。

  不过他好像看不够像紫海、知良道人那样的高手,他那神通只能在这种初入此行的菜鸟身上施展。

  他恐怕已经从我身上看到了真相。

 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,紫海道人缓缓说了一句:“老秦,这两个晚辈今天帮了我徒弟,就是我们这一门的恩人,当着我的面,你可别做什么让我生气的事儿,我发起飙来,可不管你是不是秦疯子。”

  秦槐魉看着紫海道人皱了皱眉头道:“您从北天门的总部回来,可是变了很多啊,卸下了不少伪装吧,也罢,反正那掌门玉牌迟早是我的,一个丫头怎么能做得来掌门,怎么能够光复我鬼眼门。”

  祖汐薇纠正道:“是灵眼门!”

  秦槐魉笑道:“都一样。”

  祖汐薇又说:“我不会给你的。”

  秦槐魉依旧笑着说:“那咱们走着瞧。”

  说罢,秦槐魉转身回了仇正那边,我心里总算也是松了口气。

  知良道人那边因为秦槐魉的话,也是起了疑心,他看着紫海道人说:“老弟,你给我说句实话,地煞宝珠真的被毁了吗?”

  紫海道人说:“千真万确。”

  知良道人捶胸顿足一阵,然后无奈道:“也罢,走了,这里的鬼物随着风水局的散去,也都散掉了,他们自己犯下的错,导致自己的魂魄被囚禁一百多年,也算是老天对他们的惩罚了。”

  知良道人离开后,秦槐魉和仇正也是相继离开,走了几步后秦槐魉就道:“我在养猪场那边等你们,别想着跑,就算是天涯海角,我也能找你们回来。”

  我向紫海道人投去求救的目光,他看着我说:“我要带着一飞去疗伤,暂时不能和你们结伴了,等一飞的伤好了,他会去北方省城找你们的。”

  穆一飞要治伤,这是头等重要的事儿,我和祖汐薇自然不便要求紫海道人帮我们赶走秦槐魉。

  说罢,紫海道人把穆一飞在天威身上扶正,然后自己也是骑在天威身上,他道了一句:“走吧!”

  天威就“呼”的一声向村口跑去,不一会儿他就超过了秦槐魉、仇正和知良道人,接着消失在了山顶的尽头。

  秦槐魉此时回头看了看我和祖汐薇说:“还愣在这里做什么,跟着我一起走吧,现在没人保护你们了。”

  我则是道了一句:“你如果要抢掌门玉牌,我就跟你拼命,我豁出这一条命不要了。”

  秦槐魉笑了笑说:“我可舍不得杀你,我那师兄被你杀了,你的大部分魂也拿回去了吧。”

  我心里不由一凉,我才刚找回来的魂魄,不会再被秦槐魉给抢走吧。

  祖汐薇拉住我的手腕道:“小牡,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有事儿的!”

  这荒村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,我俩也是慢慢向村口走去。

  我们到村口的时候,刚刚明明在不远处的知良道人也不见了,就剩下我、祖汐薇、秦槐魉和仇正四人。

  秦槐魉和仇正站在村口没有继续往前走,我和祖汐薇却没有停下的意思,而是继续往前走。

  仇正就叫住我俩说:“你们去干啥?”

  我道:“出去啊。”

  仇正摇头说:“你们没有紫海和知良两位前辈的神通,是走不出去的,等黑猪来吧,只有那猪能带我们出去,这里的风水局虽然破了,可周围的结界还在。”

  我道:“那我们沿着路一边走,一边等猪来。”

  仇正摇头说:“别看这只是一条路,若是你们自己走,没一会儿就会迷路,不信你们可以试试。”

  刚才知良道人莫名其妙就消失在了路上,多半是这路真的有玄机,我和祖汐薇修行尚浅,自然不敢冒险去尝试。

  祖汐薇拉着我的手说:“小牡,我们就在这里等会儿吧,如果秦槐魉跟我们动手,我们就拼了。”

  秦槐魉望着我俩说:“别总是把我想的凶神恶煞的,我刚才是有点太着急了,现在我冷静下来,我觉得那掌门玉牌在你手里更合适,而你做那个掌门也是最好的,我可以帮你把溃散的鬼眼门,一点一点的聚起来。”

  祖汐薇再次纠正:“是灵眼门。”

  我在旁边却是有些明白秦槐魉的意思,祖汐薇现在年纪还是太小,又没有实力,她唯一的优势就是祖家后人,如果真的能把溃散的灵眼门再聚在一起,那她肯定不会有什么实权,真正的权力恐怕会落在我们背后的秦槐魉手里。

  祖汐薇不过是一个傀儡。

  我明白了这些,祖汐薇自然也明白了,她就对着秦槐魉道了一句:“我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。”

  秦槐魉道:“除非你现在就不想要那掌门玉牌了,我反正无所谓了,这么多年过来了,这鬼眼门有没有门主对我来说都一样,我反正是孤家寡人一个。”

  我和祖汐薇根本不是秦槐魉的对手,完全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。

  我俩不说话了,秦槐魉也是笑了笑不说话。

  秦槐魉那边则是继续说:“本来以为你俩会在这村子待一会儿,所以我才说去养猪场等你们,没想到又算错了,你们直接跟了过来,我真是有点上岁数了,这卜算的神通越来越差了。”

  我和祖汐薇没有理会秦槐魉。

  和他同行已经避免不了,我和祖汐薇恐怕会又一次成为他手中的鱼肉。

  既然如此,那我不如放宽心,毕竟打小我就是这么过来的,还有,如果那秦槐魉惹急了我,我大不了用狐瞳把他也给烤了,哪怕是耗尽我周身的阳气。

  想到这里,我就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看着仇正问:“在这里等猪有点无聊,你能不能给我说说这九乡九寨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
  仇正道:“其实没啥好说的,这九乡九寨是一群散修聚集起来的,形成的九个修行者的村子,他们存在已经几百年,可是到清末的时候,这里的风水出现了动荡,九个村子的灵脉全部偏移,那些修行者不愿意搬家,因为灵脉偏移的地方,都有其他的村子,他们搬家,就要和普通人生活在一起。”

  “九乡九寨的人自持高贵,又称是神仙的后人,便想着用强力的术法把逆转风水,将偏移灵脉拉回来。”

  “逆转风水灵脉走向,这是天仙强者才有的强悍实力,本来九乡九寨的村民都以为这是天方夜谭,可谁知那九乡九寨的村长聚集在一起,经过几年的研究,制造出一个神奇珠子,就是地煞宝珠。”

  “那珠子可以通过吸收地煞之气的方法,牵引灵脉移动,甚至霸占灵脉,据为己有。”

  “风水灵脉的移动,乃大道规则的运转,强行干预是要伤害无辜生灵,施术之人也要遭天谴的。”

  “可九乡九寨的人,却抱着侥幸的心理,他们觉得是地煞宝珠改变了灵脉,跟他们没有直接关系,所以他们就用地煞宝珠把附近的灵脉给牵引了回来。”

  “原本那些应该被灵脉滋润的村子因为灵脉丢失,气运全乱,生了一场瘟疫,数十个村子的人死了九成多。”

  “而那些死人的怨气随着气运轮回汇聚地下,那地煞宝珠又最喜欢吃怨气,所以那些怨气就被它全部吸收。”

  “从那个时候起,地煞宝珠有了灵性,它便不想再受九乡九寨的摆布,他们之间的关系越闹越僵,最后地煞宝珠,煞气大爆发,一夜之间化为风水恶灵,屠杀了九乡九寨的修士。”

  “那些修士联合也没有抵抗的了,九乡九寨的风水恶灵便因此彻底形成。”

  “不过因为当初地煞大爆发,煞气散去了很多,所以风水恶灵弱了很多,可尽管这样,也不是我等可以抵抗的,我们过来只是……”

  不等仇正说下去,秦槐魉就说:“好了,不该说的,别多说,别给自己惹麻烦。”

  我又问:“天门肯定有厉害的高手,他们为什么不早点解决这里的事儿?非要拖到今天?”

  秦槐魉笑道:“哈哈,如果我说他们想要养地煞宝珠,你们信不信?天门也不乏贪婪之人。”

  养这么一个祸害?

看过《狐瞳》的书友还喜欢